11.30 在非洲(乌干达)的第一天

在这片陌生又向往的大陆的第一天,眼睛里、脑子里实在接收太多太多新的信息和认知了。

Read more →

11.29非洲我来啦!(差点误机记)

写于伊斯坦布尔机场与飞往乌干达恩德比机场的航班上。

一个小时前降落在伊斯坦布尔机场,现在在306候机口前面坐着,等待40分钟后飞往乌干达恩德比机场的航班。查找不到WIFI很不爽,不过也可以利用这时间写点东西。

这是一次现在仍感觉到虚幻的飞行。因为太晚出门,导致到机场的时候我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checkin行李时说我的行李过大,得到oversize的窗口去托运,赶到那个窗口,工作人员看了看我的机票,说“快跑,这个交给我就行了,不然你会误机的!”,我答谢后狂奔到安检口。只见安检口排着长长的队,我问旁边的工作人员说我这个时间还来得及吗?他说可以的,这个安检看情况只需要10分钟,结束后你就赶紧跑到登机口就行了。这时候我突然发现我裤袋里的手机不见了!平时在这种排队的时候,都会自然地掏出左裤袋里的手机,但这次一摸是空的!我想应该是我在放在了大背包的腰带里,而大背包在1分钟前已经托运了……没有手机突然觉得很没有安全感。但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登机! Read more →

写于从巴黎去往伦敦的列车上

终于坐上了欧洲之星列车,从巴黎前往伦敦。

大学的时候真正接触设计,通过书籍还是网络认识到伦敦的设计,隐藏在伦敦每个角落的设计工作室,开始对这座设计之都充满向往,甚至梦想着有一天能到伦艺求学。

在社会企业领域来说,英国无疑是带头者,特别是在活跃的伦敦,社会企业遍地开花,相对于其它国家和城市来说,整个社会企业生态体系更为成熟并且经验丰富。

以上两个原因决定我为何计划在伦敦呆上比在其它城市长得多的时间。一方面想好好体验一下这座城市,另一方面想花多一点时间学习与了解英国社会企业的历史与现状。 Read more →

写于从苏黎世去往巴塞罗那的列车上

现在在从苏黎世去往巴塞罗那的列车上,刚过了一夜,此时是早晨7:45。刚刚过去的一个小时累死了,第一次在火车上看到这么美丽的日出,拿起摄像机一直拍,拍到自己脚酸手酸,说好了不拍了,刚关掉机器,马上就被窗外的美景再次吸引,忍不住又打开机器拍,就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一个小时。

因为要坐过夜,所以这辆是Hotel型的列车,有床位的是一等厢,睡椅的是二等,毫无疑问我是坐二等的。列车有点破旧,只看到一位穿着西服夹克的白胡子老爷爷在查票送水。我坐的这个车厢有32个人,由于是睡椅,所以每个座位的空间很大。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位美国黑人小伙,刚从大学毕业准备去日本教英语,趁工作之前周游欧洲,计划两个月,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现在列车还在法国境内,从苏黎世到巴塞罗那的这条路线其实大部分时间在法国境内,昨晚凌晨经过里昂,有点想跳下车。记得上个月在巴黎参加的SenseCamp后,yuan发邮件给我,说她住在里昂,也是一座美丽的城市,跟巴黎很不一样,希望我有经过的时候可以去找她。 Read more →

布拉格之夏

刚在最后十分钟赶到了车站,背着六十多公斤的两个背包一路狂奔,到了月台时汗如雨滴。上了车后还差点没座位坐,还好现在坐定了下来,累得打了个盹,直到检票员来检票才醒过来。

列车开往维也纳,现在正倒着行驶着,我坐在过道,旁边靠窗坐着一座老奶奶,斜对面是两位美女,其中一个还帮我把大背包抬上行李架。对窗外的风景已经没有一开始那样好奇。跟Maria约好7点钟见面,她会过来接我,未来在维也纳停留的两三天都住她家,她是Werni的朋友,同样是在最后时刻,即早上,才联系上,于是马上收拾行李就走,本来都已经做好了订Hostel的打算了,看来好运总在最后一刻发生。

在布拉格停留比预计多出一天,于是昨晚想要写日志但喝多了,回家倒头就睡。现在还有四个小时才到维也纳,可以好好回顾一下这三四天在布拉格的点滴了。 Read more →